參考消息網10月3日報道 英媒稱,每年農曆的九月初九是中國傳統的節日重陽節,也稱老人節。提到老人節,無疑會令人聯想到養老問題。
  英國廣播公司網站10月2日援引中國老齡工作委員會辦公室的統計數據稱,截至2013年年底,中國60歲及以上的老年人口已經突破2億。中國未來發展的人口紅利逐漸消失。這是中國不得不面對的國情。
  據預測,到2050年,這一數字將達到接近5億,人口老齡化水平也將由目前的14.8%逐年增加到本世紀中葉的35%左右。中國已經迎來了“銀髮社會”,養老成為刻不容緩需要解決的問題。
  當然,養老問題自古以來就存在,但問題是中國正以驚人的速度步入老齡化社會,其速度和規模都是前所未有的。而且,同世界發達國家相比,中國老齡化的特點是“未富先老”。
  中國有句古話叫“養兒防老”。它也是中國傳統的養老模式,但現在已經禁不起現代家庭結構的衝擊和挑戰。
  即使現在有多個子女的老人家庭,出於多種原因也很難指望子女在身邊扶持伺候年老體弱的父母,更何況獨生子女一代人的父母養老問題。
  因此,這導致現代社會人們對養老院的需求越來越大。然而,中國的養老院現狀是,一床難求。
  據中國媒體報道,政府辦的公立養老院,收費比較合理,但排隊時間長,少則等兩三年,多則七八年。比較便宜的民辦養老院每月的費用也至少要3000到4000元。
  與此同時,中國缺乏合格的養老護理人員,尤其是素質較高的專業護理人員。
  照顧年老多病的老人無論對個人還是社會都是一項比較沉重的負擔。那麼,養老到底該靠誰呢?
  曾經有人大代表提出主張,基礎養老金應該儘快實現全國統籌,即不管是城市、農村,還是幹部、農民,均享受同等的基礎養老金,既體現出公共服務的均等化,又便於管理。但這一想法即使能夠實現,恐怕也需要很多年的時間。
  同時,中國的養老保險剛剛起步,即使中國實現城鄉居民養老保險制度的全面覆蓋,其養老保障水平還相當低。
  復旦大學社會發展與公共政策學院院長彭希哲說,目前中國的養老保險呈現碎片化、城鄉差距大等特點,因此政府需要做的是,在建立起養老體系的同時,還要統一、完善和改革現有的社會養老保險制度。中國政府現在已經開始朝著這方面努力。
  他認為,中國未來的養老在保障基本養老的前提下,需要建立起多支柱的養老保障體系,即政府、社會、社區、企業、個人和家庭共同承擔養老責任。
  彭希哲說,提高退休年齡已經成為必然趨勢,否則任何一種經濟都無法吃得消。
  看來,老有所養、老有所依,這個人類生存最基本的需求之一,卻成了人們未來養老的最大挑戰之一。
  
  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
  2013年10月25日,在合眾優年生活養老社區內,護理人員陪著老人曬太陽。 新華社記者肖藝九攝
  更多“養老”相關新聞,微信搜索關註公眾號“參考消息”(ID:ckxxwx),外國媒體每日報道精選,隨時隨地想看就看,還有會員福利等著您哦。
  【延伸閱讀】港媒:感嘆內地看病貴 大批港人回港養老
  
  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
  資料圖片:2014年1月23日,在香港某養老護理機構,護理人員在康復治療室幫助一位老人進行智能訓練。新華社記者 李鵬攝
  參考消息網8月12日報道 港媒稱,康湖頤養山莊是一個退休社區,位於東莞附近,占地27公頃。上世紀90年代,這裡興建了一批豪華住宅,專為吸引香港人,康湖就是其中之一。這裡有農地、花園,可以跳舞,還可以練書法。
  香港《南華早報》網站8月10日發表題為《內地不再吸引 退休港人還能去哪裡?》的文章稱,儘管這裡風景優美,而且有社區的凝聚感,但聖公會退休神父Joe仍於7月份離開這裡,回到香港。
  近年,數以萬計退休港人遷往內地,希望遠離人群擁擠、物價高昂的香港,在內地過上更好的退休生活。Joe也是其中之一。但現在越來越多人返港,因為他們在內地得不到價錢相宜的西醫服務,也得不到政府津貼。
  Joe說:“萬一有一天我需要急救,該怎樣把我送過境?去世後遺體怎麼辦,就更不敢想像了。”Joe患有多種疾病——冠心病、腎衰竭和輕度抑鬱。
  康湖頤養山莊的負責人表示,這裡的香港長者人數從2008年的300人降至如今的103人。有些人在這裡去世了,但許多人都回到香港,希望得到更好也更便宜的醫療服務。
  這就成為香港政府面對的難題。2012年香港65歲及以上長者有98萬,預測到2041年將增加到256萬。眼下正在等候護理床位的65歲及以上長者就超過3萬人。香港人口快速老齡化的問題急需解決。
  香港人口政策督導委員會預計今年晚些時候提出政策建議,可能的提議之一是鼓勵港人退休後移居內地。
  但Joe等人發現,在內地過退休生活並不那麼容易,因為一旦離開香港,就無法享受香港長者的許多福利。在內地居住的香港市民能得到的政府津貼有限,而無論內地政府還是香港特區政府都沒有向此類人士提供醫療福利。香港特別行政區中央政策組7月份的研究報告將這批港人稱為被邊緣化的一群人。
  香港安老事務委員會主席陳章明說,香港土地資源稀缺,鼓勵長者到內地居住是其中一個方法。
  香港特區政府現有的數據顯示,2011年約有11萬香港退休人士移居內地。香港特區政府相信實際數字可能更高。
  到底有多少長者回到香港,目前並沒有可靠數據。香港社會福利署稱,2009-2010年度至2013-2014年度期間,參加“綜援長者廣東及福建省養老計劃”的人減少了大約三成,從2985人降至2096人。
  香港長者陸續返港是因為有兩大難題尚未解決——醫療服務難,以及內地物價上漲。
  移居內地的長者無法得到香港公立醫院的平價服務,也無法像在港70歲及以上長者般得到每年2000港元(1港元約合0.79元人民幣)的醫療券,用於支付私家醫生提供的基本服務。在內地,香港長者必須自行負擔這些費用,連緊急救護車服務也不例外。
  Joe認為,鼓勵長者在內地過退休生活並不合適。“去醫院做一次膽結石檢查加上止痛藥,就要3000港元。如果是在香港,只要幾百港元就夠了。”
  內地物價上漲是促使長者返港的另一大因素。
  現在,100港元只能兌換約80元人民幣,而在上世紀90年代則為140元人民幣。
  香港特區政府頒行了一些措施,確保移居內地的香港長者能夠得到一些津貼。去年,香港特區政府頒佈新政策,移居廣東省的長者可獲每月1135港元津貼,也無須每年返港。
  香港特區政府還設立“長者生活津貼”,為月入低於7090港元且資產不足20.1萬港元的長者提供津貼,但不適用於在內地生活的長者。
  陳章明說,應該儘快改善長者養老服務。“這需要兩地政府加強及改善溝通。”
  
  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
  資料圖片:2013年10月25日,在一家養老社區內,護理人員陪著老人曬太陽。 新華社記者 肖藝九攝
  (2014-08-12 07:36:00)
  【延伸閱讀】境外媒體:中國城鄉養老“並軌”意義重大
  參考消息網2月9日報道 香港媒體稱,北京7日表示將把城鄉居民的養老保險制度予以合併。分析人士相信,此舉將有助於縮小內地的收入差距,使國家更好地準備迎接老齡化社會的挑戰。
  香港《南華早報》網站2月8日報道稱,國務院在一次由總理李克強主持的會議上宣佈了這一決定。
  報道指出,內地針對農村和城市地區實行不同的養老保險制度。在數年前一項計劃啟動之前,大多數農民是得不到任何養老金的,而城市居民則從上世紀90年代起就一直享有養老保險。
  近年政府尋求擴大養老保險的範圍以覆蓋盡可能多的居民。至少有15個省份已經統一了當地的城鄉養老保險制度。這使得農村居民也可以享受到城市居民的福利,例如養老金金額每年的上漲。
  國務院說:“決定合併新型農村社會養老保險和城鎮居民社會養老保險,建立全國統一的城鄉居民基本養老保險制度。”
  報道稱,中央政府承諾向不那麼富裕的西部省份提供比東部地區更多的補貼。
  北京工商大學專門研究保險的王緒瑾教授說:“所有這些努力都將有助於縮小收入差距,有助於迎接中國面臨的老齡化社會的挑戰。年輕人在贍養父母方面的擔子……將變得輕一些。”
  另據新加坡《聯合早報》2月8日報道,中國將合併新型農村社會養老保險和城鎮居民社會養老保險,建立全國統一的城鄉居民基本養老保險制度。專家認為,這可視為中國首次在福利問題上消除城鄉區別,打破戶籍制度。
  李克強7日主持國務院常務會議,會議認為,建立統一的城鄉居民基本養老保險制度,有利於促進人口縱向流動、增強社會安全感,也有利於使群眾對民生改善有穩定的預期,對於拉動消費、鼓勵創新創業,具有重要意義。
  北京師範大學中國公益研究院院長王振耀7日表示,這個政策出台後,在基本養老保險方面,中國將不再區分城市、農村的身份,政策意義很大。
  王振耀說:“不管你交沒交養老保險,只要你是沒有退休金的60歲以上的老人,中央財政就會負擔每個人每月最基本的發放55元,經濟發達區域基數還會更高。”
  王振耀還表示:“由中央財政統一承擔責任,起步雖然還很低,但起碼可以保證你的基本生活,尤其是對農村的老人來講,他沒有後顧之憂了。”
  據報道,數據顯示,截至2013年,中國60歲以上老年人口突破2億,城居保和新農保合併後將使1億多的老年人受惠,“這其中90%以上都是新農保,城居保僅1000萬人左右”。
  (2014-02-09 11:27:57)
  【延伸閱讀】彭博商業周刊:中國解決養老金危機迫在眉睫
  
  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
  資料圖片:在廣西賀州市鐘山縣清塘鎮敬老院,72歲的老人韋湘朝在利用空閑時間編織竹筐(2013年10月26日攝)。
  參考消息網11月5日報道 美國媒體稱,當最近北京一位教授建議推遲退休人員養老金領取年齡時,中國的微博用戶們怒了。
  美國《彭博商業周刊》網站11月4日刊登題為《中國人對養老金體系感到憤怒》的報道指出,公眾的強烈回應反映出中國的養老金體系所面臨的危機。規模不斷縮小的勞動力必須承擔高達兩億多退休人員的養老重任。
  報道稱,當中國高層領導人9日聚集在北京規划下一步改革時,解決養老金危機將在他們的議事日程上占據重要位置。2012年,中國的勞動人口(年齡在15至59歲之間的人口)近年來首次出現下滑,這一數字減少了大約350萬至9.373億。中國60歲以上的人口占總人口的13%。據世界銀行估計,到2050年這一比例將升至34%。如今,平均每4.9個中國勞動者需要贍養一名退休者。據哈佛商學院高級講師羅伯特·波曾估計,到2050年這一數字將降至1.6。
  報道指出,勞動者繳納的養老保險正被用於支持已經退休的人群,中國媒體稱之為“空賬”現象。中國30多個省區中約有一半因無力承擔退休人員的養老壓力而不得不依靠中央政府的財政支持。
  芝加哥大學保爾森研究所7月發佈了一份名為《應對中國的養老金體系》的報告。身為該報告作者的波曾說,“人們對此感到十分憤怒”,這可能變成“政治炸彈”。
  報道稱,中國的公務員和醫生、教師及國家研究機構的研究人員無需繳納養老金,而在退休後,還能拿到高達以前工資95%的退休金。西班牙對外銀行中國代表胡宇崴(音)估計,其他勞動者需要個人繳納相當於工資8%的養老保險(單位繳納20%),而退休後平均只能領到以前工資40%至45%的退休金。胡宇崴說:“民眾對此非常不滿。”
  報道指出,中國地方官員將手伸向養老金儲備的情況屢見不鮮。
  報道稱,改進養老體系的方法之一是縮小政府雇員和私有雇員之間的利益差距,但這種方法仍存爭議。理想情況是,所有養老資金由中央統一管理。如果統一管理的話,外來務工者就可以更容易地獲取目前呈碎片化的養老金。
  訂閱2014年《參考消息》贏取iPad大獎,立返手機充值卡。>>
  (2013-11-05 08:04:10)
  【延伸閱讀】華盛頓郵報:中國養老保障跟不上老齡化速度
  
  94歲的張老太目前只能棲身在儲藏間里(美聯社資料圖片)
  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
  參考消息網10月14日報道 美報稱,由於人口壽命延長、出生率降低,全球人口迅速老齡化,很快,老年人的數量將在歷史上首次超過年輕人。這讓家庭和政府面臨困難抉擇:誰負責照顧老年人?
  據美國《華盛頓郵報》10月12日報道,印度、新加坡、法國和烏克蘭等少數國家現在要求成年子女從經濟上支持他們的父母。29個美國州也有類似法律,不過很少執行,因為有政府提供援助。
  在家庭紐帶是社會基石的中國,過去15年有超過1000名父母起訴他們的兒女不提供經濟支持。去年12月份,政府採取了進一步措施,修改了有關養老的法律,要求兒女在情感上照顧父母。不探望父母的兒女會被他們的父母起訴。
  美國人口普查局表示,到2050年,中國將有6.36億50歲以上人口,約為總人口的49%,高於2010年的25%。那麼由誰照顧他們?
  縱觀全球,迅速延長的壽命讓很多成年人手忙腳亂地照顧父母、孩子和自己。在中國,實行了30多年的獨生子女政策讓城市年輕勞動力更少。農村年輕人必須離開父母到遙遠的城市尋找工作。
  中國老齡化的速度比變富的速度快,對老年人的照顧沒有同步跟進。新的農村養老金計劃沒有覆蓋所有人。老年人每月的收入微薄,獲得的醫療不足。
  政府做不到的方面,就得由兒女們解決——只是他們常常不能解決,有時則是不願意。
  比如匡世英(音)94歲的婆婆張則方(音)——她更為人所知的身份是一個起訴兒女不照顧自己的小老太婆。
  對於無法照顧張則方,她的孩子們都有自己的理由。
  最大的兒子周明德(音)每月收入只有13美元養老補助,還必須支付他半身不遂妻子的醫療費。他71歲了,依然在務農,因為停下來了就沒法生活。
  二兒子周音熙(音)稱,他68歲了,沒有錢,兩年都沒有拿到退休金了。
  小兒子周剛明(音)說,他56歲了,他太窮了,無法獨自贍養老人。他和他的妻子匡世英全部擁有的只有養老補助,兩頭豬和一頭牛。
  女兒周雲華(音)說她住得太遠了。
  沒人知道該怎麼做。所以他們走上了法庭。法官告訴張則方,她可以起訴她的兒女們。然後法庭可以命令他們所有人共同照顧她。
  法庭命令周明德、周剛明和他們的妹妹輪流照顧母親,周音熙每月給老人10美元。
  到現在為止,周音熙一分錢也沒有付。所以,張則方回到了匡世英的儲藏間。
  精疲力盡的匡世英說:“照顧她我一點感激也得不到。但我也不能不管她。”匡世英想在婆婆去世之後搬去和自己的女兒住:“我告訴我的孩子,你們照顧我像我照顧你們的奶奶一樣就夠了。”她說,她是在樹立一個榜樣。
  (2013-10-14 09:26:45)  (原標題:英媒:中國"未富先老" 提高退休年齡是必然趨勢)
創作者介紹

ff21fftrh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